点滴记忆 一首诗,一首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发表于 2017-4-3 | | 暂无分类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埋在那里。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用力、用心、用情,感动也感伤。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喝下去冰冷的水,酝酿成了热泪。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也许,我太会隐藏自己。
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
也许,你眼中的我太会照顾自己。
你,有些自私的以为,
我可以很迅速的恢复过来。
感情不在,责备也不存在。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才最寂寞。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发表于 2017-4-3 | | 暂无分类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文/扎西拉姆·多多

一颗开花的树
发表于 2017-4-3 | | 暂无分类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文/席慕容
与君书
发表于 2017-4-3 | | 暂无分类

曾许愿不要输给时间

也不要输给世情

但沦落至这样一个心酸的如今

你我疲倦如旅人

并肩涉过遥遥风景

终于像临了这一扇空门

 

往后

已无故事

或者

 

但我都记得的

仍记得的

 

我曾是你的月光

在旧的冬夜

那场拥抱如井

 

于我是水中月

恋其皎净

坠以捞拾虚丽

 

于你仅仅是井

恋其清凉

驻足汲水解渴。


七堇年/文

昨夜以前的星光
发表于 2017-4-3 | | 暂无分类


四月

骑车缓缓经过图书馆楼前

惊觉阴影的美丽

原来是阳光下的白花与绿叶

其状之煦悦

如一段默静深情的共舞

 

一生中的许多日夜并不欢愉

有人为我们沏了一碗感情深致的热茶

我们却总说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于是将茶碗搁置

待花间一游再回,或他处小酌而归

以为它仍旧会热香扑鼻等在那里

殊不知这这世上回首之间

便是人走茶凉

 

因此要记得

感情这碗浓茶

一定要趁热喝

 

用心付出的感情

敌不过时间

世情

但终究有一种对于希望的忠于

 

但在二十岁的年纪上

不要因为爱情

而错过了一地春熙梨花的美丽阴影

----------


七堇年/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