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记忆 一首诗,一首歌。
断章
发表于 2019-2-11 | | 暂无分类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文/卞之琳

错误
发表于 2019-2-10 | | 暂无分类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文/郑愁予

民谣
发表于 2017-5-4 | | 暂无分类


你说你喜欢远方

可我不知道它的模样
是否像你说的那样沐浴阳光
可惜我不是诗人
不能为你歌唱
你说你喜欢海洋
可我却从未没见过海浪
咸湿的风把贝壳吹的发亮
那一刻我看到了远方
当你赤着双脚
极力眺望
时光总在我们眼前悄悄溜走

我想你 一定很失望
沿着城市的边缘
走了无数趟
错过清晨的阳台
倔强的撑过天亮
我想 你一定很失望
错过的阳台没等到你
错乱的情愫没拥抱你

晴日暖阳轻风拂耳
经你身畔侧坐在窗檐
你的幽暗
眼里的诧然
来客居满久坐的木椅
往了又去忙碌着喜欢
祝你悲喜都来的美满
我来去也慢路途还远

微雨迷途的蚂蚁
躲在树叶里寻寻觅觅
远处玩闹的孩童
阴郁中村头的老人
蹲在墙角边畅谈着时光
风里颤抖的麻雀
站在枯枝上神神秘秘
破旧阁楼的老猫
安详着睡在毛毯上
一切都这么摇晃又明朗

枕边的老鼠钻进耳朵里
在我的脑袋窃窃私语
还有面色苍白腐烂的你
在我的手心霉臭四溢
狭隘屋子里一片黑胧胧
额头的水珠冒着细汗
和眼里的嫉妒一起模糊
瞪大眼睛千百次地呼喊

我动弹不得谁在角落哼着歌


来源 http://music.163.com/#/playlist?id=426181886

浮生
发表于 2017-4-18 | | 暂无分类


不如做一只泅渡红尘的飞鸟

假如当一扇门任过往人推敲
院前柳梢不及你 幽怨时的眉梢
那诵读经纶是我 被误解的曲调

甘愿是条鱼游历澎湃时江潮
纵然是月影可退避天边拂晓
若冬霜雪雨来到 化你御寒的袄
却无奈缘字蹊跷 由我身负寂寥


仿佛轮回里我曾寻找 烟海中我曾飘摇
踏过无尽千山长路知多少
是否参禅人未曾言笑 望世人看破尘嚣
我甘心困你掌心无处可逃 无处落脚


莫非花要等结果才长出歌谣
难道爱不如佛偈般为人称道
前世跋涉过泥沼 为你开得料峭
你随来往的人潮 认不得我也好

仿佛轮回里我曾寻找 烟海中我曾飘摇
踏过无尽千山长路知多少
是否参禅人未曾言笑 望世人看破尘嚣
我甘心困你掌心无处可逃 

往事 不在鱼缸中寻找 却在幻境里煎熬
当我是秉烛的灯芯早灭掉
任凭人间都走过一遭 凡人都注定苍老

才怪错春风偏爱一花一草 一花一草

文/袁航

人生
发表于 2017-4-18 | | 暂无分类


当夕阳照亮了肩膀

一寸寸缩短着梦想
城市里 闪烁的灯光
哪一盏是为我而亮
命运啊 能否改变慈祥
给我不会坠落的翅膀
在天空 努力的飞翔
沿着从不平坦的方向
当我高举理想的火炬
天空却刚好下起了大雨
当我面对镜中的自己
越来越感到陌生的恐惧
当我立志要改变世界
才发现世界已改变了你
当我不再年少和轻狂
是否还拥有追梦的勇气
这川流不息的人生
就像一首抒情的诗
曾经写下千言万语
最后还是一张白纸
当所有都随风而逝
心中留下一把尺
量一量经过的青春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当夕阳照亮了肩膀
一寸寸缩短着梦想
城市里 闪烁的灯光
哪一盏是为我而亮
命运啊 能否改变慈祥
给我不会坠落的翅膀
在天空 努力的飞翔
沿着从不平坦的方向
当我高举理想的火炬
天空却刚好下起了大雨
当我面对镜中的自己
越来越感到陌生的恐惧
当我立志要改变世界
才发现世界已改变了你
当我不再年少和轻狂
是否还拥有追梦的勇气
这川流不息的人生
就像一首抒情的诗
曾经写下千言万语
最后还是一张白纸
当所有都随风而逝
心中留下一把尺
量一量经过的青春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唔...

文/夏小虎 云之飘逸

TOP